行業新聞

癡迷咖啡

我特別喜歡咖啡,喜歡它到了如癡如迷的程度。喜歡它那又黑又棕的顏色,喜歡它那聞著有些醇厚的香味,更喜歡它那品在口中略微的苦澀。總之,喜歡它的一切。

經常換著樣地品著它各種牌子的不同味道,靜自坐在窗前,與咖啡為伴,與咖啡為友。在品咖啡的不同味道和感覺裏,閉目聽;在飲咖啡時於不同的場合與環境中,靜觀白日喧囂過後的色斑斕;在與咖啡相伴的不同與時,與如水一樣的寂心對話。雖然有太多會感到與消極,但是,我還是非常喜歡這種獨飲咖啡的感覺。

在輕飄的季節,當窗外響起那淅淅瀝瀝的雨滴聲時,我便會沏好一杯濃濃的咖啡,站在窗戶的茶色玻璃前,一動不動的看著窗外的一切。一邊欣賞著窗外的細雨柔絲,看那細雨伴著輕柔的和風,翩翩起舞;一邊細細的品嚐杯中的苦澀咖啡,那咖啡的苦澀伴著我如水一樣的心情,靜靜的把遠方;一邊聆聽那動人的帶有音樂節奏的雨滴聲,那細雨滴落的聲音伴著室內悠揚的音樂,把我的相思傳遞到人所在的遙遠南疆。這一切,如熱咖啡繚繞在我麵前的氣霧一樣,輕輕的劃過我不安分的“內心”,使自己在忘我中聯想到一段淒,仿佛自己就是那個故事中的女主角,為了美麗神聖而不會有結果的愛情而不顧一切的苦苦的掙紮著。那天空中細雨的滴落,仿佛是我眼眶裏一湧而出鹹澀,讓我在情不自禁的幻想中,把自己融入到一個虛擬的故事之中。

在眾多的咖啡中,我最喜歡的是摩卡。它不像雀巢咖啡那樣平淡無奇,猶如一名退出江湖多年的殺手,過著平寂卻帶有一絲刺激的;又不像麥斯威爾那樣的香甜可口,如同一對熱戀中的情侶,而甜蜜;更不像哥倫比亞咖啡那樣有著一股酸酸的感覺,如同在吃心愛的人的醋一樣,心裏會有各酸楚的滋味。摩卡始終保留著它自己特有的苦澀,如同一個有深沉故事的人,不需要任何的添加劑來補充自己,因為這個故事是完美的。而我呢?便是那個有故事的人。我喜歡魔卡,雖然很苦,但卻從來不加糖。我喜歡任何一種不加糖的咖啡,因為所有的咖啡如果加了“糖”,就變質了。

望著窗外的繼續的雨絲,看了看杯中已經飲盡的咖啡,感覺非常清爽。在癡迷的咖啡感覺裏聽雨賞雨想心事,別有一番心境。